快车道隐退、归来二次创业手机打鱼赚钱 梁建章的携程行程单

图片

梁建章的携程行程单

1984年,计算机在国内还是个新奇玩意,15岁的梁建章在那年获得了 电脑神童 称号。这个幼儿园时被老师说有天生 数学脑袋 的上海少年,花了半年时间阅读古诗词和计算机知识,设计了一款电脑写诗程序,输入标题、格式要求、首字和韵脚,计算机就能写出一首诗。

2020年,梁建章问携程团队, 我们的计算机可以写诗吗? 7个月后携程内部在当年春节前推出了携程AI写诗程序 小诗机 ,高峰时,每分钟有数百名用户上传景区、人脸照片,让 小诗机 识别写诗。基于 小诗机 项目构建的全球景点知识库和用户数据,助推了携程内部客服机器人项目,算是梁建章激发公司创新能力的一次检测。

而此时的中国市场,不仅早已追上了全球的互联网浪潮,更是跳跃式地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位居前列。在此浪潮中兴起的中国在线旅游公司已经让十分之一的中国人得以在网上完成一次出行的预订、规划、分享,甚至一部手机走遍全球。

1999年梁建章和季琦出差合住一个房间,当时他俩说,未来如果做大,住酒店就不用钱了。当时说出这句小梦想的梁建章恐怕没有想到,19年后携程会成长为全球市值第二位、员工约3万人的在线旅游巨头,资本布局、分公司延伸至海外。

他也一定没有料到,这个 做大 的过程所要经历的磨练:2020年左右互联网泡沫、2020年非典风波、2020年行业竞争都险些置携程于死地,2020年的 捆绑销售 将已是行业老大的携程又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近19年间,初创的 携程四君子 中,沈南鹏、季琦都陆续离开专注新主业。梁建章 商人兼学者 的基因,让他也想把携程 扶上马 后去潜心学术,却两度归来。或许在他心里,携程是呕心沥血养大的孩子,投射了他对企业社会价值的理想。

追逐浪潮的年轻人

梁建章的父亲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上海市政府从事对外经贸工作,随后经办项目包括推进中美可口可乐合资公司的筹备等,并且很早自学了计算机。受家庭氛围的影响,梁建章对外面的世界都充满了好奇。他从复旦大学少年班毕业后就赴美求学,21岁就拿到计算机硕士学位,进入加州的甲骨文公司工作。

1990年代正是美国互联网产业迅速发展时期,而初创的中国互联网业也势头迅猛:1994年中国获准加入互联网并完成联网工作;1995年首家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瀛海威成立,让老百姓打开了新鲜的互联网世界。

同时期,上海外资委引进的项目倍增,上海的发展日新月异。1994年底,梁父出差赴美,在梁建章的生日派对上,他对国内经济发展介绍,鼓舞了在场的几位年轻人决心回国发展。1997年梁建章调任甲骨文上海工作,频繁往返中美期间也萌生了创业想法。

(责任编辑:手机打鱼赚钱)

本文地址:/bangongtongxun/20200628/8018.html

上一篇:智能门锁市场将突破400亿元 抢占C端才是关键

下一篇:AMC化解P2P风险迈出第一步:长城资产设风险处置小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字段已标记 *